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贵州  黔哨  评论  旅游  文化  娱乐  体育  教育  图解  国内  视频  亲子  黔茶  贵商  金融  品牌  法治  社区  名博  健康  扶贫  生态  电商 
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黔西南州  >  文化  
黔西南不同年代人们记忆中的春节
2018-02-22 16:03 来源:黔西南日报 作者:  编辑:金凤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77 | 投稿

编者按

  每个年代的人都有着关于自己年代的春节,虽总有人说,现在过年年味越来越淡了,其实只是时代的变迁让年味的表现形式不同了。春节依然是团圆的象征,年夜饭依旧是一年中最隆重的一顿饭,我们依然期盼春节的来临。那不同年代的人们心目中的春节究竟是什么样呢?

  

00年代:我们过的是科技年

  韦夏夏

  2014年推出的微信红包让00后享受到了与其他年代人不同的年味。

  “快点抢红包,家头的群又发红包了!”10岁的曾欢曾喜这对双胞胎姐妹过年就在抢红包中度过。

  他们是“科技年”的第一批体验者,支付宝集五福、微信红包、网络直播春晚等方式充斥在整个春节。

  “从朋友圈中了解每一家年夜饭的特色菜,看见好看的,新颖的,就点个赞;不出门在朋友圈看遍各地景区,又不挤,还不更开心点咯。”今年满18岁的小欢浩说。

  传统与科技的碰撞,00年代的他们过起了新潮年!

  时代在进步,春节的表现形式也在变化,春节不仅是再是一家人的“独乐乐”,而成为了朋友圈中的“众乐乐”,微信朋友圈正是对自家年味的一种分享!

  

90年代:略显“孤独”的春节

  郭弦枚

  除夕之夜,我们一家三口围坐在茶几边上,听着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思绪连篇。

  在成长的记忆里,每一年的过年都是极为重要。除夕的那一桌子菜约摸着有十多个,可叹每年的我们一家三口人还未解决掉一半,就已经感到饱腹。小时候,吃完饭后,点着一根香,便去楼下的院子里放划炮,踩着满地火红的鞭炮碎片,目光在地上搜寻着还未点燃过的鞭炮,父亲说过,在楼上看到大大的院子里仅有我一个小身影,难免伤怀。过去兄弟姊妹很多,吃穿虽有些紧张,但是却不会形影单只。后来的每次过年,父亲都会陪我一起放划炮。

  把划炮放到砖缝之间或者点着扔一边,捂着耳朵,随着“砰”的一声响,炮仗完成了它的使命,我都会因为听到炮响而开心得手舞足蹈。

  过年要想热闹,我们就回老家过年。父辈们兄弟姊妹很多,年夜饭要做上近二十个菜,印象最深的便是奶奶不停忙碌的身影,而我最期盼看到那口大黑锅,它一出现在火炉上,我就会不由自主凑到边上等着,因为我知道,一道美味佳肴即将出锅,奶奶总是一边炸一边夹给我吃,还不停提醒着当心烫,到现在我都还想念那股子香味。

  大年初一穿新衣,听着父辈们聊着过去,没有新衣,兄弟姊妹们会为仅有的一双新布鞋争抢一番,我都可以想象老宅子里的热闹景象。

  站起身,走到后院,能闻到鞭炮燃尽残留的气味,过于浓烈,心里一酸,似乎嗅到了划炮燃尽的味道,可惜不能吃到奶奶炸的酥肉了。

  现在我品尝的年味,它藏在爸妈忙前忙后做的一桌美味佳肴里,也藏在每家每户都贴上的喜庆对联里,“年味”始终都在,只是渐渐改变了旧模样。

  

80年代:记忆犹新的春晚和红包

  桂松

  1983年的除夕,中央电视台开始举办春晚了,人们更多的是猫在家看这台晚会。这台晚会还有观众点播台,主持人是马季、姜昆,报幕员是刘晓庆、王景愚。晚会是在李谷一的《拜年歌》中开始的,算上点播的,她一个人就唱了8首歌。

  1980年出生的李树云当时才三岁,对于这届春晚的印象就是父母的激动,自己也跟着胡乱哼哼。

  “还有对红包的渴望,每次拿到为数不多的红包,舍不得花,放在枕头底下睡觉,做的都是美梦啊,才枕着睡一晚上,初一一大早,妈妈就会说来妈妈帮你保管吧,结果我再也没见过那个红包了。”说到这儿,李树云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上世纪80年代的人,如今也成了社会的中流砥柱,春节成为他们心中更为有回忆意义的节日了。

  

70年代:对传统的继续传承

  王仕学

  一年是株大树,腊月是这株树最顶端的枝条,除夕就是这枝条上最耀眼的果实了。每年我们像一只只贪嘴的虫子,慢慢地数着日子等待着这枚果实的成熟。

  在我的印象里,最先准备应该是腊肉香肠,冬至之后就有一些性急的人开始做了,冬天的阳光下,一串又一串晾晒在城市的住宅小区里,晾晒在乡间的瓦屋前。黄灿灿的,油亮亮的,发出辣椒、胡椒、盐、草果、八角、酒、茴香等汇合的香味。开始是零星的几家,然后越来越多,这种香味越来越浓,除夕的脚步就越来越近了。用大致类似的方法腌鸡腌鸭腌鱼,以猪肉为主,加上腊鸡腊鸭腊鱼,腊肉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了。

  腊月里回家,母亲高兴地端出一碗甜酒,一边自豪地说“咱家的甜酒可甜呢!”我小口小口地吃着品着,母亲在旁边抿着嘴笑。一两个小时以后,咂咂嘴,那甜香依旧在,那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甜香。姑娘媳妇吃上一碗甜酒,微微晕着,脸红扑扑的,妙语连珠,口角莞尔,大有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的诗趣。

  除夕那天,母亲安排我挖白山药,侄儿侄女像一群兴奋的小鸟,到地里回忆哪里夏天长白山药藤,“这里有!”“这里又有!”找到头,我小心翼翼地将松土刨开,就开始挖了。当白生生的山药完整地从土里弄出来,我有些疲倦了,其余的就由孩子去挖了。我坐在石板上,呆看坝子里绿油油的麦苗和金黄的油菜花,一茬一茬的花开花谢,不经意间我已经过不惑之年了。

  除夕的饭菜做好了,满满的一桌,鸡鸭鱼肉,什么都有,红酒倒上了白酒也倒上了,照例是由父亲祭祖先。他将香点燃,在祖宗神位前庄重地拜三拜,香分别插在神位上地上、灶台上下、门边,神位上除了插香还要点蜡烛,其它地方插香的同时要烧纸钱。父亲做这一切的时候不说话,烧香花纸结束,母亲开始小声地呼唤:“各位老祖宗,他爷他奶,今天过年没有什么好吃,请你们来吃顿素饭,望你们保佑儿子儿孙一年到头清清净净平平安安。”一连要诚恳地说好几遍。

  接着是我们和孩子们登场,依次叩头,就连那些还不会走路说话的小孩都要抱到神位前由大人帮助完成,每一个人叩头可以在祖宗面前许一个心愿。小时后我大约是缺钙,身子小脑袋大,村里人说我“头大耳朵肥,不当官就当贼”,我当然不愿意当贼,因此每年许愿都是“请祖宗保佑我好好读书,将来做官!”引来弟妹的笑声,后来父亲将“学而优则仕”这句话里取了两个字做了我的大名。现在叩头我什么也不说了。

  这些仪式弄完,静静地等三五分钟,之后母亲每样菜都取一点舀一点饭,放上清水泼出去给那些无人祭奠的孤魂野鬼。祭祖仪式结束,就开始吃年夜饭,有一些古怪的规矩,比如开始三碗不能泡汤,否则出门爱遭雨淋,吃剩的饭要包好挂在板壁上,预示年年有余,一年种来够两年吃。

  古人说“三十晚上的火,十五晚上的灯”,除夕的晚上,所有房间的灯都开着,堂屋里烧一大堆柴火,全家人就拉家常,我们讲单位上的事城里的事,也回忆小时候的往事,孩子们屋里屋外到处乱串,火光映得每个人红光满面,深夜话题逐渐少了,疲倦了,也就休息了。

  我们这代人在腊肉香肠的熏香里,在甜酒汤圆粑粑的的甜香里,在纸钱香烛摇曳的火光里,年复一年地品着,小的长大了,大的变老了,老的逝去了,人们就这么一代一代地传下去。大人小孩在啃着这枚果实的时候洋溢着笑脸,洋溢着对来年美好的希望与祝福,这枚果实真像一年结束时大大的句号,一觉醒来,它的核就发芽成新一年的春天了。

  

60年代:有些“苦”的春节

  韦夏夏

  没有电视,没有手机的春节是上世纪60年代人记忆最深的春节,那时的春节虽然有些苦,但却是最无可替代的时光。

  刚跨入腊月,一家就开始备年货了。

  “那个时候杀猪还要交税,晚上悄悄地杀了,然后装香肠,腌腊肉,炼猪油,一晚上全部整完。”1963年出生的韦先生说道。

  腊月二十五开始买炮仗,打粑粑,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,要打一百多斤米才够。

  除夕的年夜饭全家出动,洗菜、切菜、炒菜分工明确,菜就那么七八个,香肠腊肉是最受欢迎的菜肴,一年就过年这几天能吃上,家中的姊妹都“抢”起来,生怕少吃几块。

  “年夜饭吃完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收压岁钱了,少的两三角,多的块把钱。”韦先生笑着说。

  压岁钱拿到后一家围坐收音机前,听听新年祝福,三两好友相约屋外放炮仗,揣七八个,走一会点一个扔听听声儿,根本舍不得一次放完。

  “老一辈的说,初一得睡到自然醒,不能叫谁起床,不然一年到头都会忙碌。但是初一谁挑第一桶水回家,那桶水就是聪明水,早上不敢起太晚,一醒过来就悄悄出门挑水,那时候就想我一定要比谁都聪明才行。”韦先生边回忆边说。

  遵循传统过年在上世纪60年代是很明显的特征,那时的春节有些苦,但年味浓浓,美好回忆满满。

  关于“记忆中的年味”,网友这样说

  @依然如故:怀念小时候过年煮的一大锅长菜,可以吃到正月十五!

  @小夏天:我是90后,属于独生子女的一代,春节基本就一家三口过,没有父母辈的那种期待感,年味似乎也淡了一些。

  @哒哒哒:压岁钱是记忆中最美好的事情了,拿了压岁钱就出们买烟花爆竹,别提多美了。

  @盆栽一堆:回想起以前过年,一家人围在一桌,抢着肉吃,那叫一个香啊,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,真怀念。

  @是胖子啊:各种放烟花,就是记忆中最开心的事情了!

 编辑:金凤  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
相关阅读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 喜迎党的十九大】贵州生态画卷
【图片故事】一幅贵州生态画卷徐徐打开
【专题】百姓富 生态美 全面改善农村人居环境
【专题】脱贫攻坚·秋季攻势
【专题】精准扶贫 与我同行
盘点中国52个世界遗产,你去过几个?
贵州最美的国家级森林公园
【专题】渝贵铁路今年底通车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